安妮, 今天過得還好嗎? 不太清楚你現在在哪個城市裡, 妳的msn暱稱說在北京, 希望一切安好.

我今天過了一個在平常也不過的一天. 早上八點多匆匆跳起, 帶著立天飛奔到保母家之後, 一樣在堤頂大道上貼著擁擠的車群, 一路賭到公司.

我上班, 妳知道的. 就是那樣. 不會比你們忙. 也不會有明天非交出不可的工作或報告. . 宗緯總是氣我, 上班能那麼悠哉.

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今天寫信給妳. 不知道妳有沒有看過前些時候的電影. P.S. 我愛你. 其實我去年在飛往瑞士的長途飛機上看過. 因為我也怕做飛機, 看得心驚膽跳的, 所以什麼劇情什麼內容沒什麼印象. 前幾天, Jen一起在家裡再看了一遍.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在天氣百變的春天, 今天難得風和日麗, 中午家族聚會完(我的曾氏家人另一則豐富的故事, 改天談), Jen, 立天, 從市政府一路走進國父紀念館.

國父紀念館是一個台北人假日的聖地, 從門口一拐進, 就感受到那萬人休憩的盛況. 筆直寬闊的走道亦是廣場. 有拉著主人四處聞走的臘腸犬, 有談情說愛, 享受一生一世的情人, 有杵著柺杖, 沉思於公園椅的老人, 有手拉著手, 輕盈跳耀的直排輪玩家, 有大人小孩一前一後, 帶著同花色帽盔的的單車隊伍, 也有不受控制, 大搖大擺的學步兒. 兩旁寧靜的花圃數木跟中央的主館一起肅穆沉寂, 但是嗡嗡的城市人的喧嘩, 一起和時大時小的無數個風箏一般, 飄揚在天空, 奏著主調旋律, 朝氣蓬勃.

我們三人走著, 為立天跟玩具小販買了一個50元的小皮球, 穿過人行道, 選了一塊被小灌木圍著的小公園, 置下推車, 我和立天便將球踢向開闊的草皮, 玩著只有我們倆懂得遊戲, 我使勁將球在空中, 立天和我一起看著球重重落下, 打在如軟墊般的草地, 不規則彈起, 他便會拍著我大笑, 然後有時我看向Jen, 早已席地而坐的Jen, 拿著相機對著我們, 似乎隱身在這綠色圖畫裡.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你是否還記得那宜蘭小鎮的路邊小橋下, 你跟我, 雨和雨之間的片刻時光

在你的記憶深處, 記不記得有沒有這麼一天, 我們跟在媽咪的公司一群 , 一路搖搖晃晃到那天氣忽情忽雨的宜蘭, 在台灣東北部的冬季裡, 空氣裡含著快溢出的溼度, 住進省道邊一個顯眼漂亮的旅店.

一天早晨 跟著大夥兒在透進起伏沿岸的落地窗飯廳裡, buffet早餐. 媽咪早上有活動, 不能跟去的我倆, 只能相依為命, 在這午前時刻, 決定找尋自己的遊樂園.

在常有砂石車咆嘯肅殺經過的省道, 去哪裡找遊樂園?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下午跟Jen照例把兒子置在外婆家, 趁著兩人空檔, 過了三個鐘頭的班傑明奇幻旅程.

本來心情很單純的, 沒有其他, 就是氣著台灣棒球全盤皆輸, 電影看完之後, 跟著人群走出戲院, 步出美麗華, 直到鑰匙轉動引擎之前, 心情都很複雜, 充斥著生 死的所有總合.

沒有什麼是可以永遠持續的. 這件事情, 有時候讓人有點難過. 當我們仰望星辰, 看著那千萬顆恆星, 也知道, 他們也會有火焰殆盡, 灰飛湮滅的時候. 何況是我們區區人類, 八九十年光陰, 更顯得極為短暫, 稍縱即逝.

嬰兒呱呱墜地, 我們為出生欣喜若狂, 因為看到了無限可能與希望. 年輕精力旺盛, 因為青春無敵, 誰都阻擋不了燦爛的笑容與光芒. 年邁時衰老力竭, 我們用盡科學方法抵抗, 卻膛臂檔車, 如抓不到的空氣, 任它匆匆留去. 直到死亡, 誰也沒能走過回來描述極樂世界長為何貌, 所以我們恐懼, 恐懼那無窮進的黑暗, 絕對的未知.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又是高志剛! 又是高志剛!’

 

緯來體育台不斷的重播, 蔡明禮的高亢聲音不斷吶喊, 看到再見安打出現 白球又再次彈過韓國隊三壘手的手套之外, 我的眼框和心又再次激動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禮拜去台東豐年季, 排灣族的. 在台東太瑪里, 省道旁邊, 山坡上, 一個小小不起眼的集落裡.....

跟我想像的豐年季不太一樣. 我以為, 應該是有一個很大的草皮或操場上, 成群或成圈的原住民, 來自各族, 披著各族那厚重, 五顏六色, 多層次的服裝, 隨舞步叮噹響著節奏, 聲勢浩大的圍出一個整體的隊形, 邊吶喊. 邊在旁烤串著剛獵回的山豬, 叫囂著並歡呼這年度豐碩的慶典儀式.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利用老套的話比喻,全世界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看了海角七號的人,另外一種是即將要看的人

 

終於,我剛剛成為前面那一種。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發現,幻眩是這裡夜空的顏色,漆黑才是街景。

 

若不是媽媽的百般懇請,大小堂哥早就想甩脫我和弟弟了。是阿,對一個從小就在這裡蹓躂的他們來說,華麗的廣告看板和人群,是視覺的垃圾。對於無法逃避的他們,早就想偷個機會逃離。有點像,就在青山映海的我的故鄉裡,也不記得我真的曾多看一眼。小時候,不會也不想理解。我比較在乎的是,是否可以再探訪一次便利商店每每電動門開啟的獨特冷冽味道,在大街逆著撲來的時髦人們,或者是,百貨公司門口的娃娃大鐘響出芬芳豔麗的專櫃小姐群。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車上放音樂,我總是就將CD放著,六片輪著play。但是最近聽陳綺貞的太陽,聽兩三天了,從木柵到內湖,從內湖到木柵,兩天了都沒聽完一片陳綺貞。

 

不能說這張專輯我特別喜歡,而是想再更聽清楚一點。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寂寞考它考倒了我….”

 

曲目在藍色液晶上歸零, 沙啞的聲音重頭唱起, 這可能是第二十遍repeat. 我按下按鍵, 吵雜呼嘯瞬間跟車窗一起闔上, 只剩下我和這首歌跟外界隔絕. 外頭無聲的世界裡, 有無神的機車騎士, 有快速步行的路人, 有一排排的路燈, 還有遠處朦朧的城市蜃樓..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