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號,報到成功。」


我把健保卡從一個掛有彩色螢幕的掛號報到機中抽出,機器大聲地跟我說成功,聲音聽起來朝氣蓬勃,跟診間外的人成反比。


護士叫我進去,坐下來,醫生緊盯著胃鏡的片子,眉頭深鎖。


「還好嗎?」過了那麼久,我忍不住問。


「奇怪…」醫生這樣講,我心頭一揪。


「沒有胃潰瘍,一點點破皮而已,看起來還好哩。」醫生依舊低頭,我懷疑醫生可能沒看過我。


醫生還是抓了幾個腸胃藥給我,叫我回去再看看,護士關掉電腦上的雅虎新聞畫面,就把我送出診間…

 

一出醫院,看手機Line已經好幾個訊息,又是媽媽的留言,問我醫生看得如何?


「胃好像還好,可能還要掛其他科」我打了幾個字。
「那,爸咧?今天他在幹嘛?」我接著反問。
因為前陣子回花蓮,爸爸會開始一直不斷重複問同樣的問題,有時在熟悉的巷道裡散步會突然不知身在何處,或者,媽媽才一小時前提醒他在郵局等她,立刻就不記得,然後會大發雷霆說怎麼丟下他?

 

醫生說他應該是有點失智,阿茲海默。

 

想想,只剩兩老在家鄉了,七八十歲的。為了爸,該是台北還是花蓮、家裡還是照顧中心、外傭還是多跑幾趟普悠馬?

而且聽說失智是不會好的,只能吃藥,然後祈禱它不惡化。

 

「叮咚!」。媽媽怎麼還在線上,而且又傳了一個轉貼訊息。


「老看手機眼花?教妳一招,恢復視力,玩手機的都要看!」然後一張圖和一個連結。

「叮咚!叮咚!」


Line的聲音提醒,有時候還挺煩的。

Image may contain: ocean, sky and outdoor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