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伸了進去,被軟軟的,卻緊緊的包覆,我的心跳加速,手開始通紅發紫,它才甘願鬆開。三個數字在螢幕上顯示,我記在一張小紙上。


我從腸胃科換到新陳代謝科,這位醫生比較親切,有一點笑容,連旁邊護士看起來好像都比較年輕。

 

「心跳還是比較快喔。」醫生看著我剛遞給他的小紙條。
他接著把電腦螢幕轉向我,指著上面幾串英文和數字,「你看,這個抗體的數值很高,應該很確定了,是甲狀腺亢進。」
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鬆了口氣,知道原來,手抖、無力、心悸、腸胃不舒服跟這個疾病有關。

但這是一個慢性疾病,我至少要吃一年半的藥,每個月每個月的向醫師報到。


這是我人生第一個慢性疾病,我要開始適應。

 

回想,人的巔峰,在二三十歲的青春無敵,那無止境地熬夜,豪飲冰涼的甜飲料、光滑無摺的皮膚,和燦爛的笑容。而之後,身體就逐漸走下坡,跟時間一樣,永不回頭。看著現在鏡子中的自己,臉上有了老人斑、身材不再精壯、眼角有一點哀傷的垂下…

 

人生第二的「慢性疾病」,我想,應該是過了幾天就要跨過的40歲。

古人總有慧言,對年紀,他說,四十不惑。


是,我的確有很多事已經不在疑惑,譬如兩個可愛的孩子和和諧的家,和與家人們相處的快樂時光,那是很絕對的,那是人生中必定重要的事。

 

但,還有許多事我怎麼還是無法解惑?譬如說人生,甚至認識自己,自己應該發揮或追求的事,在40歲,人生中的中間點,如何找尋完美的平衡。

 

人生,我總是不計畫的,總是隨遇而安,相信水到渠成。很幸運的,前半輩子還可以。

 

這個周末,爸媽上來台北。媽終於申請到了外傭,多個人手照顧會遺忘的老爸。
我的身體也漸漸好轉,偶爾還去球場打球,跟大學生混再一起,假裝自己是他們。


歌聲,唱不上去就算了,我可以用鋼琴聲取代,跟兒子的大提琴合奏,那是一種自然不做作的樂聲。

 

但這還算是人生故事的前段,後半段呢,我還在準備,準備好,繼續相信自己。

<完>

 

Image may contain: people playing musical instruments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