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漸暗,背景音樂停止,底下黑壓壓一片正騷動,在這視聽禮堂中央掛著紅色布條「迎新晚會」,學弟妹們注視著舞台,在模糊的光影中想看見些甚麼…


「朦朧之間,彷彿我又看見你的臉,依然帶著…」一個清晰的聲音,從擴大器開始,跟著漸亮的燈光,慢慢充滿整個廳堂。


兩個人影在舞台上,一人坐著,手上拿著吉他低頭撥弦,另一人站著,對著麥克風用歌聲訴說著愛情故事。


「輸了妳,贏了世界又如何…」這是副歌,這個帶著一點沙啞,卻高亮的聲音,幾乎是全場也是整場唯一的聲音。


唱到最後一句結束,音符隨著木吉他最後一根弦跳起,餘音縈繞在每個新生的耳裡,一秒後,掌聲如雷響起,今晚是大一新生們第一個高潮…

 

那個聲音,我想念的那個我的聲音,似乎就好像停留在那時候。

第一次發現我失去我歌聲的魔力,是在幾年前的某個KTV場合。
方大同的Love Song,我還記得。


KTV總是我的場子,來了,這是我拿手的歌,就在第二次副歌後的一段,是這首R&B最精彩的一段,我沉浸在我的無限轉音,等待即將到來的高音,而,當我一個假音上去…頓時,一種從所未見,它就無情地卡在喉嚨的某端,讓我霎時無聲,呆滯對著麥克風,螢幕只剩背景音樂,若無其事地繼續呈現那方大同消瘦的臉…

 

我的無縫接軌,自如變換真假音的那個高音呢?


我的「如果你冷」最後那個震攝全場,迷幻評審的那個無敵假音呢?

 

Image may contain: one or more people and night

    文章標籤

    假音 副歌 吉他

    全站熱搜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