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氣層像是一種filter把強烈的陽光變柔和,怕刺眼陽光的兒子可以跟我可以在不算早的早上,在暴露的籃球場打球。

整個空間本來只有我們,後來來了一家人,爸媽和姊弟。姊弟倆穿上直排輪鞋就往旁邊空曠球場衝去,爸媽坐在樓梯上看著小孩子們。他們坐在"一起",中間隔了一個人的距離,沒有滑手機,皆靜默直盯著孩子看,兩人沒有任何的對話和交會的眼神。

唯一我聽到這對夫妻的對話內容(我投籃好不專心),就是媽媽怎樣的很不認同爸爸剛剛試圖想要教孩子做一個沒學過的直排輪動作。"老師沒有這樣教,為什麼你要勉強她做呢?"媽媽很不苟同她先生的作法。

但我其實懂她的先生,男生喜歡挑戰,試看看嘛,怕甚麼,說不定可以做到阿...但媽媽就覺得應該循規蹈矩,老師的進度有它的道理,不要亂教小孩害她受傷了。

這是他們唯一的對話,其他的時間他們兩位表情單調如一,目光一致在孩子。

此時姊弟也不知為何吵了架想要回去。正等他們收拾,爸爸隨手從草地上撿起一顆籃球走到另一個籃球架運球投籃,也半拉半推的叫唆他老婆過來一起打。

爸爸幫忙把老婆身上的小包包取下掛在樹枝後,兩人對了球後開始一對一,從這刻起一切有了變化。

媽媽投球,投出顯然的麵包球....爸爸頑皮地抄走她的球,媽媽試圖用生澀僵硬的運球阻擋他...他們的目光開始交會,焦點放在彼此,身體有了接觸,表情不再呆滯,笑容開展,一起追搶著不聽使喚的球。彼端熱鬧的氛圍好像會傳染,姊弟此時用最快的速度收拾,說我們也要一起,說我們幫媽咪搶球。

這時候四個人聚在一起追逐彼此,有著悅耳的歡笑聲,在剛轉紅的台灣欒樹前的籃球場上,我離開時,撇見場邊姊弟剛剛收好的鞋袋,他們收得超整齊的。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