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母親節。母親節,阿妹從來不會忘記。

自己趕快把學生的作業改好,今天也就暫時不讓大兒子練游泳。這個是需要跟先生商量的,因為他就是教練,是他用權威的方式讓兒子變成冠軍的。阿妹覺得驕傲沒錯,但是她從來沒在泳池旁看過他們練習,因為她不忍心看到每次賞在自己的骨肉臉上那好幾個重重的耳光。但她沒有辦法阻止,因為他先生的脾氣不知為何變得越來越拗,很難溝通,也經常為家裡的大小事情跟她吵得不可開交,但她都忍了下來,10年了,讓步的,都是她。

阿妹帶著大小兒子,拎了遮陽帽,跨上了藍色的偉士牌,採了幾次遲鈍的踏板,點起了油門便往美崙方向哥哥家騎去。

哥哥家前面有個小院子,一顆麵包樹,樹下好幾個落下腐爛的果子,果蠅在上頭盤旋。哥哥不在,又出門跟幾個酒肉朋友小酌,大嫂見人來就先把狗拴好,在院子忙著抓雞。紗窗連門拉開,大小姪兒剛好出去要去附近學校踢足球,姪女把自己關在房間裡聽麥可傑克森沒有出來,最小的姪子坐在塌塌米上打電動。穿過客廳與餐廳,阿妹像裡面熱情地大喊「阿梅!(媽媽)」

這是一間幽暗的房間,空氣裡有一種難聞的尿騷味。枯瘦乾扁的老人被大嫂攙扶起來緩緩坐在輪椅上,眼睛凹凹的,嘴巴流著口水咿呀的幾聲。

阿妹的兩個兒子雖然來過好幾次,但還是跟平常一樣站得遠遠的害怕不敢靠近。阿妹靠近母親的耳邊說,「我是你女兒,記得嗎?這是孫子」。老人聽了,看了看阿妹,大聲地叫,頗為激動。

母親就在阿妹生了第二個兒子之後又再度中風倒地不起,無法言語和行走,全身癱瘓就這樣過了10年。

即使身為職業婦女,嫁入人家,還是固定抽空前來探望母親,這10年阿妹從來沒有一刻倦怠,一起跟大嫂幫母親翻身、換尿布、洗澡,推著輪椅出去陪她聊天。聊聊小孩子的事情、大人的事情、聊聊今天的事情或以前的事情。

母親永遠都是咿咿呀呀的回應,或者沒有任何反應。或者只是呆望著阿妹,眼神帶著濕潤,好像有千言萬語一樣,只是沒有能力說出口。

阿妹總是對她熱情地笑著,回應她,對她輕柔細雨的說話。雖然這些話就好像將石子丟進深淵裡,連一個撲通聲都聽不著。

諷刺的是,客廳裡的茶几上,擺著阿妹父親的相片。母親的牽手,彭校長,回來過幾次?阿妹,心裡不禁地想著。

她知道,媽媽一定還會說,爸爸有他的事情,一定有他的苦衷。難道,這麼善良的媽媽不值得上天的一點眷顧?辛苦了大半輩子,卻換來一身癱瘓無法享清福?

她又想到,天公。

從小就跟著媽媽虔誠地拜著天公,祭拜的日子裡從不缺席,只求一切平安。但是媽卻出事中風,一病不起。10年這段期間,阿妹也每年跑宮廟乞求上天病情好轉,但奇蹟終究沒有出現。

天公,就這樣讓好心人落得不幸,阿妹對祂絕望….

阿妹今天不留在哥哥家吃飯,小孩子卻吵著要繼續玩,於是帶他們到附近的美崙山公園玩耍。

矮矮的山上可以遙望著花蓮市區,穿過忠烈祠門牌坊就能清楚看見筆直的林森路。美崙溪環繞著山腳下,兩旁的綠草與木房形成樸實的景致。小孩就在旁邊的動物石偶旁追逐,嬉鬧聲蓋過了不時而來的摩托車引擎聲。這時橋頭左側頓時出現了紅黃的晚霞,一點沾染了如畫布的藍色天空。

天色漸暗。一如往常,等一會阿妹就要回家做飯了。

 

圖片3.jpg

圖片5.jpg

 

後記:

阿妹,

是一個,非常難搞,有重度潔癖的老公的完美太太。

也一個來自困苦的農村,卻靠自己的力量一點一滴、忍受、並爭取自己的人生的女孩。

是一個,不甘是一個悲觀者而是所有朋友的樂觀來源的朋友。

也是一個,婆婆在臨終前把藏身金飾,不拿給親身孩子卻只託付給她,值得信任的曾家媳婦。

重要的是,

她是一個,有著不知感恩,予取予求的兒子的母親。

媽!阿梅!妳辛苦了!

母親節快樂!!

(這是我最喜歡的照片)

圖片1.jpg

 

後後記:

阿妹的姐姐,那位廣東陸豐的童養媳,在開放探親時,已經透過香港友人而找到聯絡方式,在廣東車站,姊弟互別花於胸口相認,40年後相聚抱頭痛哭。她是我的大阿姨,目前在深圳子孫滿堂幸福快樂,一樣有著開闊的胸襟,開朗的性格,是永遠善良的彭家家人。

    全站熱搜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