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進了曾家,阿妹的大兒子出生,兩人合力在花蓮市區中正路上買了間房子,與曾家親戚為臨,婆婆也住了進來,幫忙平常都有全職教職工作的夫妻帶小孩,日子過再簡單樸實也不過。

但,與哥哥同住在的母親,突然出現了狀況,身體開始不聽使喚,醫生說是腦溢血,需吃藥控制與觀察復健。從此之後,與母親感情甚好的阿妹雖然嫁人,但除了平日上班之外,也經常到哥哥家探望母親,陪她聊聊天,讓她多休息。原本好客常下廚弄東弄西的媽媽就無法參與家事,也較少含飴弄孫,但反而更有多的時間跟阿妹聊天相處。從聊天的話語中阿妹似乎能感受到,媽媽除了關心子女的生活瑣事之外,還是透露出對爸爸的關心,說爸爸的好話,也再三的訓誡他們,不管如何都要體諒爸爸,不要對爸爸擺臉色。

阿妹當然知道,媽媽對爸爸的愛從來沒有減少,而且一直是一個善良又識大體的女人。爸爸鮮少在家,但每當他從另一外一個「家庭」回來,媽媽總是笑臉迎人,對他噓寒問暖,磨好擂茶,擺上大魚大肉招呼他,從來都沒有想要吵些甚麼,爭些甚麼。媽媽越顯得處之平靜,阿妹看著她越多了一份憐惜。

人生,還未平息。

一個假日午後,阿妹與先生帶著剛會走路的兒子出遊,在花蓮縣瑞穗火車站。穿越舞鶴台地,至美麗的秀姑巒溪尾端,就是瑞穗鄉。在綠意森林、茶樹與天然溫泉的山谷平地哩,他們一家子幸福的遊玩。

即使在鄉下,瑞穗車站仍是該地的交通樞紐車站,也是台東線的大站,每天還是有百人左右進出。當時車站並沒有完善的硬體設施,旅人與舊式的普通快車中也沒有明顯的區隔,剪票入口後,先要徒步穿過小段鐵軌旁的石枕路才能上月台。一家人就走在這段路上,時間有點敢,小孩也走得慢。這時,再交叉的鐵軌上,有一節車廂因為站務關係而倒退緩緩駛來,專心於行走的阿妹家人並沒有特別注意。這時駛來的車廂駕駛注意到鐵道上還有人,趕緊剎車。阿妹被突如其來那尖銳斯斯的剎車聲和鳴笛嚇著,腳被鐵軌絆倒在地,稚兒也一起倒在碎石上。走在前面的先生驚覺不對,趕緊回頭,不管即將那撞上近在咫尺的巨大車廂,勇敢的第一個箭步,立刻過去伸手把阿妹和兒子拉起,兒子被拉了起來,阿妹一聲慘叫,腳盤已經被輪子夾傷,皮肉分離。還好,她第一時間被先生救起,其他身體並無大礙。

幾秒鐘的時間,月台上的路人都停下腳步,目睹這驚險的一切。鐵軌上,先生抱著阿妹,也安撫正在放聲大哭的兒子,站務人員蜂擁而至,擔架也送了過來。

此時的阿妹,因劇痛和驚嚇早已昏厥,微微隆起的肚子裡其實還懷著五個月的弟弟。

584710020_m.jpg

    全站熱搜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