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靜宜文理學院,從德文系轉成數學系,修了教育學程,阿妹,跟隨著哥哥的腳步,也成為春風化雨的老師,回到花蓮母校教書。即使從學生身份變為人師長,但她那獨有的青春氣息和開朗的個性從來沒變。

清澈的美崙溪,穿過日式矮房校舍,蜿蜒流入波光粼粼的太平洋。因為60年代台灣工業起飛的經濟好轉,透過防波堤的破浪形成的水氣,可以看到載滿水泥與砂石的的一艘艘貨輪,忙碌地在花蓮港裡穿梭進出。

這是花蓮女子中學日常教室窗景。

也許剛實行九年國民教育,但升學主義仍掛帥,高中的課程通常無聊漫長。但阿妹的數學課不一樣,這位年輕剛畢業的老師總是與學生打成一片,在寫滿數學方程式的黑板前的學生,充滿了歡樂,講台上的老師正利用片刻的時間,高聲歌頌有趣的德文歌曲,與學生一起歡唱。或者,就在課堂的前幾分鐘,她玩起新的小魔術把戲,逗得台下的學生笑得合不攏嘴。

「阿妹」,這個學生們直稱這位老師的暱稱,是這樣子來的。

有了固定教職和薪水,她固定把錢拿給同住的母親,即使爸爸仍多逗留在另一家室而聚少離多,但一家人的生活也慢慢過得寬裕些。在即將進入30歲的阿妹,經過友人的安排參加了相親聚會,對方是來自新竹關西的客家曾家。

相親,那個年代是隆重的。

就在一個住所客廳裡,母親一身長袍坐在旁邊,哥哥也陪同參加。阿妹今天特地畫了個濃妝,穿了套裝,忐忑等待男生的到來。一陣喧鬧,推門進來是男方的母親,面容和藹可親,男方的哥哥與妹妹也開門進來,然後就是男主角。

男生長她10歲,感覺大方穩重,上身西裝畢挺,下身尤其著了一件白色的長褲,讓高大的身材更顯得高挑。他一口標準的官方國語,原來他曾被任派為政府國語指導員,之後也從事教職,是為花蓮偏鄉的國小老師。

聚會裡雙方初次見面而顯得嚴肅。阿妹,只聽著長輩們寒暄聊天,有點緊張不太說話的她,在過程中不時會看著這位男生,男生和自己的媽媽除了客家話之外,時常會參雜的日語,感覺是一個孝順的人,且談話間,他也常發表言論,自然散發出某種自信,似乎是一個可以依靠的男生。

結束,男方離開之後,收拾著茶杯,母親問她覺得如何。阿妹點點著頭,羞澀地微笑。
女人的微笑。

阿妹.jpg

    全站熱搜

    Darr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